• 您的位置 首页 > 客户服务
  • OneWeb成本多少?客户是谁?CEO为何一直在换?

  • 作者:  来源:本站  日期:2019-02-04 13:58:52
  •   OneWeb这一年来各种各样的新闻不断,原计划的发射一推再推,星座组网完成时间遥遥无期,CEO又换了一个,全球落地在多个大国受挫,资金也传出仍有巨大缺口。我总是希望从各种蛛丝马迹去寻找OneWeb的各种消息,因为能在这个行业从业过程中经历OneWeb和低轨星座热潮这样的“大事”的机会,也不是所有从业人员都能有的,

      自从创立了O3b Networks以来,Greg Wyler一直是卫星行业中最受关注的人物之一。而他创立的OneWeb也在业内备受热议。去年在对Wyler采访中,Wyler在谈及OneWeb的使命时带着一种近乎传道的语气。在本次采访中,我们将深入讨论实际的问题,讨论OneWeb未来面临的紧迫问题。

      VIA SATELLITE:能否介绍一下OneWeb的进展情况?卫星发射计划是否进展顺利?是否计划在年底前发射第一批测试卫星?

      Wyler:系统已经设计完成,卫星也都进行了测试,目前正在进行发射之前最后阶段的测试。这些卫星许多方面的性能甚至超出了预期,特别是其射频性能很好。对此我并不意外,因为在卫星行业,工程师和供应商决定了产品的性能,所以高水准的公司必定能够制造出超乎预期的卫星,而我一直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都是控制成本。公司将在未来4-5个月内发射第一批卫星,之后还将发射更多的卫星。此后,我们将着手实现我们的初衷,减少数字鸿沟,给世界所有没有网络的地方带来连通性。

      Wyler:可能会提早实现,也可能会在2020年年中实现。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是前所未有的、规模巨大的,因此很难精确预测。如果你发现项目晚了两个月、或者一年半载,可能是出于对更大的远见的考虑,有很多大胆的计划因为改变了方向而花费比预期更长的时间。我们公司竭尽全力从设计到架构等方面全力确保太空的安全性和可持续性,并且制定计划,尽最大努力降低风险,保障卫星成功发射、运行并为客户服务。OneWeb将以此为基础,为开发新一代系统和卫星奠定基础。

      Wyler:我想我们会在2020年开始为客户服务,但是无法精确的确定时间,毕竟人们还曾经把叉车推到卫星的太阳能电池板上,因为差错在所难免。我们使用可靠的运载火箭。我们在设计和构建过程中使用了最佳实践,但是并不能尽善尽美。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除非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局面,如全球金融危机,我们基本上会确保按计划进行。我记得在2009年,O3b进行了一轮融资,在雷曼兄弟破产前两周融到了1.8亿美元。如果该投资的签署方延长2-3周的时间,O3b就不会存在或者会推迟很多年才会出现。因此,除非出现不可预见的重大事件,或项目出现重大的改变,OneWeb会在2020年开始为客户服务这个时间已经很不错了。

      Wyler:资金当然是越多越好,这是需求和愿景所决定的。我们将看情况如何发展,看投资界的胃口,并看到可能的情况。卫星产业瞬息万变,地面上的变化也非常快,需求也在不停的变化,你必须随时调整、设计和预测,以便将这些新调整、新设计和新预测自信地带给投资人。我认为OneWeb做得非常好,已经赢得了投资人的信心。这些项目庞大而昂贵,必须密切关注这些项目,以确保顺利实施。

      Wyler:我们正处在一个波动的市场中,许多人预测到了,但也有许多人对这种可能性感到束手无策。我预计明年会发生很多出人意料的事件,可能将是登上报纸头版头条的事件,市场可能会出现巨大而又意想不到的波动,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OneWeb产生任何不良影响。我认为投资时间和金钱的方式与事业的影响、活动和需求有关,但不管股票市场是涨还是跌,OneWeb仍然会继续为特定的用户服务、会继续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践行初衷。

      VIA SATELLITE:您刚才说,如果时机不对,O3b可能永远也不会问世,OneWeb是否现在面临相似的处境?

      Wyler:我不这么认为。OneWeb的真正转折点将是首批生产的卫星发射并投入使用。这将是一个美好而又明确的里程碑,也是一个公开的里程碑。我们的系统将是开放和透明的。这其中也会有失败和失误,也会有很多错误需要解决,我本人对这些都有预期。我们期望明年年初将会迎来这个转折点。

      VIA SATELLITE:现在制造一颗卫星的成本是100万美元对吗?比您2015的预计高了一倍?

      Wyler:其实成本和我们2015年的预计的差不多。不管是50万美元还是100万美元,实际上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不是像最初5000万美元那么高就行。

      OneWeb的这些卫星功能非常强大,有很多内置冗余和弹性,是安全的电信运营商应用级别的卫星。至于成本是50万美元还是67.5万美元,这并不重要。

      此外,我认为整个卫星行业都将面临转折点。卫星行业所有的成本都会降低,性能也会更好。卫星将仅仅是一项技术而已。从现在起5到10年,卫星将具有很多今天无法实现的功能。有意思的是,虽然我们都在谈论未来的卫星和星座,但我们并没有明确的时间计划。我们都知道未来发展大致的方向,因此我们要确保我们的时间安排与未来方向一致,不至于在精力或者经济上应付不来。

      VIA SATELLITE:这2000颗卫星如果每颗卫星的成本为100万美元,这对OneWeb不会造成影响?

      Wyler:如果单独看单项财务表现的话,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每多花1美元,就要再融1美元。但是我们是在整个商业计划上改变5%、10%甚至50%,那说明卫星的成本和性能都变了。成本可能确实比我预计的要高一些,但是性能也比我预计的有所提高,这么一来就平衡了。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卫星的成本是多少,而是卫星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VIA SATELLITE:这就是说卫星行业不需要再讨论卫星的成本,实际成本比预计成本高一倍也没关系?

      Wyler:我们要时刻关注成本。我们做任何生意都要精益求精。但是商业模式是否成功不应该取决于成本是增加了20%还是减少了20%。

      Wyler:我知道大致的最终成本。我不想具体说最终成本到底是多少,因为最终成本包括很多因素。我们在测试、发射等工作中都是用一种整体的方式来对待,然后我们来计算提供服务的每个bit的成本。一颗卫星的成本并不重要,因为每颗卫星都是系统的组成部分。单独考虑每个组件的边际成本更直接也更容易,但是,每个组件都只是整个系统的一部分,其成本也是整个成本架构的一部分。每个bit的成本确实在逐步下降,这是个好消息。

      Wyler:最先使用我们系统的用户集中在对系统需求高且非常了解这项科技的领域。他们将主要来自移动性和能够解决人们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的市场。所以,移动性市场和应急服务市场是我们重要的客户来源。

      我从一开始就谈了应急服务。佛罗里达和加勒比海的飓风摧毁了通信基础设施。许多人失去了家园,甚至失去了生命。没有连通性,持续存在的恐慌就无法解决;没有连接性,就无法联系到朋友和亲人。你需要弄清楚谁需要帮助,在哪里提供帮助。

      我在加勒比海地区呆了很多年,那里现在还有我的房子。去年发生飓风时,我无法联系到朋友,我真希望OneWeb 在那时就能提供网络连接。所有人都在黑暗中度过了好几个星期,人们排队用电话。这就是OneWeb 能有所作为的地方,这种需求非常大,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下次灾难何时会来临。

      我希望在OneWeb 发射卫星并投入运营后,OneWeb 能够与全世界的政府合作,确保预先准备好终端,确保紧急救援车辆能够到位,以便健康中心医疗设施能够通过持续的、低延迟的连接性进行视频会议等活动。确保在遇到飓风和紧急情况时,连通性不受影响。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国政府和卫生部长就这个问题进行交流。我认为这对OneWeb 未来的成功非常重要。

      Wyler:有很多,航空业就是一大目标。飞机上每年有四十亿名乘客,这些乘客都将会需要在乘机期间上网,但是时至今日还没有好的解决方案。最近有人给我发了一篇文章,一家欧洲大型航空公司的CEO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们的天线视场有问题,每当飞机转弯时,乘客的网络就会断开。GEO卫星对飞机天线视场角的需求以及GEO卫星的高延迟都会导致通信性能下降,而人们需要在空中使用低延迟和快速响应的系统。因此,我认为航空将是我们的重要领域。

      但是我最想做的还是为新兴市场的学校、人群和健康中心提供不可替代的连通性。我正在通过OneWeb 和其他方式努力推进,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在地面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VIA SATELLITE:我以前从未听您谈论过航空业。那么,您认为可以从Viasat、Eutelsat、Intelsat、甚至SES等公司中脱颖而出吗?

      Wyler:我不这样看,市场增长速度非常快,但是目前还没有满足全部服务需求的能力。OneWeb 进入这一市场,并不意味着另一个公司会失去客户,我不认为这是一对一的竞争,因为所有公司提供的服务是互补的,特别是GEO和LEO卫星的服务互补。OneWeb 一定会成为这个市场的大玩家,其他公司也是一样的。因为市场需求确实存在,航空公司也一直在寻求我们的帮助。

      我们是“Seamless”航空标准机构的早起共同发起者之一。航空公司来找我,问我很多关于连通性的问题,但是没有答案。许多航空公司都说当乘客登上飞机时,因为无法上网而感到非常沮丧。在飞机上上网很贵、很难登录,连上网之后又不是很好用。有些问题都归结为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允许移动运营商为飞机提供漫游服务呢?

      航空公司尝试自己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和移动运营商。航空公司说所有上飞机的人都要采用航空公司的服务。何不放开限制呢?为何不让Sprint、DT在飞机上提供漫游服务呢?可以让顾客使用他们在车上、在家里等其他地方使用的设备在飞机上使用4G/5G服务,因此在飞机上安装小基站或者在飞机内使用标准化的设备减少成本的想法还是有市场的。

      业界正在积极推进机上数据中心,飞机乘客可以通过机载服务器体验1ms超低延迟的服务,这种方式可以创造一些非常有趣的、创新的交互式应用场景,供人们在飞机上体验和娱乐。你可以在飞机上体验到比在家更好的应用程序,例如游戏和虚拟现实(VR)。飞机本身可以成为局域网(LAN)的派对!我经常坐飞机,所以这一直是我很感兴趣的事情。当我们听到航空公司高层领导倾诉他们遇到的挑战时,我们有了些灵感。这些灵感有望实现。

      VIA SATELLITE:上次采访问及卫星数量时,您说要看“The Mission”要解决的问题而定。那么为了解决数字鸿沟的问题,您认为OneWeb需要多少颗卫星?

      Wyler:我们如何弥合数字不平等和数字鸿沟呢?就全球而言,在数字化的能力上存在巨大的梯度差异,这意味着人们面临的机会存在巨大的梯度差异,这种不断增大的梯度差异是亟需解决的。因为能够接入互联网的人群的数字化能力增长越来越快,把无法接入互联网的人群远远抛在后面,而这种差别越大,被甩在后面的人群就越多。现在在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收入差异、死亡率和两性平等等其他社会指数都反映出这种数字化能力的差异。

      我们要感谢电信运营商,感谢电信运营商减少了数字鸿沟,令更多人获得了更多信息。在推动边远地区接入互联网上,电信运营商所做的比其他行业的功劳都大,但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赞赏。电信运营商努力提高信号覆盖率,但是电信运营商基础设施的成本结构令其无法完全覆盖所有边远地区。未来能够从太空中获取多大通信带宽,将会影响地面运营商在边远地区覆盖成本结构的下降速度,这也会让更多边远地区接入互联网。从经济的角度和社会的角度来看,这对边远地区的发展都是有利的。

      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不管地面通信系统向边远地区推进了多少,我们都会需要卫星。不管我们的星座有多大,都不能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把这个问题进行分解,分阶段分步骤的的去进行。在第一阶段的卫星星座建设中,有一个卫星能够真正产生影响的场景就是连接学校和医疗中心,这两个应用场景的连接需求是全球性的,是显而易见的。学校和医疗中心到现在仍然不能全部连接到网络是令人遗憾的,因此我们应该首先确保它们在全球的连通性。

      OneWeb的第一个星座将对医疗中心和学校产生重大影响,当然我们还有后续卫星星座计划。但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减少卫星数量,因为卫星数量多并不是好事,而且数量越多越不利。考虑到可能会发生灾难性事件,我们需要数量更少、效率更高的卫星,而不是大量的低效能的卫星。因此,我们在设计时非常谨慎,全力优化每颗卫星的性能,同时满足客户和潜在用户的特性和需求。与此同时,我们非常注意对太空碎片的影响。

      VIA SATELLITE:OneWeb 近年来换了几任CEO。这种管理层不稳定的态势是令人担忧吗?

      Wyler:OneWeb 至今已经有过三任CEO,这与O3b在同一阶段的情况完全一样,Steve Collar就是O3b的第三位CEO(编者注:后来O3b在2017年被SES收购,2018年Steve Collar成为了SES的CEO)。随着公司的发展,领导层和管理团队也在不断发展,这点很重要。公司内部的营业额非常低,但增长率相对较高。新的管理层将会把公司提升到一个新层次,现在公司更关注商业阶段。卫星将在不久的将来发射。我们将开始真正服务客户。OneWeb 正在从“我们如何建造卫星”阶段转向“我们作为全球电信运营商,应该如何为客户服务?”的阶段。现任CEO Adrian曾经创办了Iusacell,lusacell曾在墨西哥、秘鲁和哥伦比亚建造了15万公里光纤,Adrian在电信领域经验丰富,很有商业见地,将确保OneWeb 的客户得到高质量的服务。这是公司的自然发展,因为OneWeb 的计划始终是向着全球电信运营商的模式和能力迈进。

      VIA SATELLITE:在五年的时间里,以您对卫星的认知,为了减少数字鸿沟的任务,以及瞄准航空等新市场,OneWeb将会有多少颗卫星?

      Wyler:我想把这个数字保持在1500以下,但是要视情况而定,数字也可能会高一些,我们也设计了有更多卫星数量的方案。但是,我们精心设计了更高效的卫星,具有更高的星上能力。所以,不再需要那么多便宜的小卫星。空间碎片的挑战是摆在我们业界所有人面前的重大责任,我们不能引起空间物体的碰撞,不能把我们的太空变成一个危机四伏的场所。我们在设计卫星系统的时候要永远记得有这个变量,有一些架构构想的卫星数量很多,这很不安全,但是好在这些构想尚未实现,希望这些构想永远不要实现。在这一点上,需要政府加以规范,防止星座的重叠,政府已经开始规定轨道上卫星之间的安全裕量。但仍有很多问题没有明确的规定,也有很多是历史遗留问题,这是需要慎重考虑的。

      问题会接踵而来,因为进入太空越来越便宜,卫星也变得越来越容易生产。在五年内,数以千计的cubesat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进行发射。相对而言,cubesat可能更加经济可行,但是大量发射cubesat很可能会造成在轨的碰撞,产生巨大的破坏。我们需要共同思考这个问题,而OneWeb 一直致力于积极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你问我要发射多少颗卫星,我最终的回答是要考虑有效性和安全性,以便我们能够对人类产生积极的影响,而不是卫星碰撞的负面影响。

      Wyler:一切都在一如既往的顺利进行,但总有很多事情需要担心。例如,小到一个部组件与规范不匹配,大到发射时间的问题。当你在做像OneWeb一样的事情时,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难题。而我们最终的问题是:团队是否有能力是否有计划让整个项目能够盈利,同时完成那个有价值的目标。而这些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Airbus在建造卫星方面做得非常好,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卫星将会发射。OneWeb得到了许多股东的大力支持,很幸运。但是我不得不说的是,这绝非易事,我记得在O3b的时候,我们花了五年的时间才等到首颗卫星发射。如果你问我在O3b期间是否一切顺利,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没有一天是完全顺利的。我们取得了进步,但并没有我们期待的那么快。但是,总体来说,我们保持专注,以安全、可靠的方式发射星座,把注意力放在最终完成的任务上,我们一定会实现目标。

      我看到很多人在卫星领域来了又去,很多人都想创办卫星公司,这种想法似乎很时髦,很多人也都在想办法能和我聊一聊。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创业公司和商业计划,以及他们面临的推迟和挑战,我认为人们正在意识到,这些类型的公司确实缺乏真正的创造力,至少感觉如此。然而,难关总会度过,逐渐星座系统就会启动,公司也会进入好的状态。

      从更广泛的层次上说,我认为如果你为了钱而创办公司,肯定做不成。你必须有使命感,想要完成这种使命,才能在使命感的驱使下坚持到最后,实现成功。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泰伯网」or「」,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泰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泰伯智库是泰伯研究院的在线服务平台。泰伯研究院是中国领先的空间科技商业研究与咨询机构,主要从事政策与产业、投资与融资、技术趋势、行业应用、以及企业对标等方面的研究。联系电线。

      什么是客户服务电信企业客户服务

  • ad
  • 上一篇:以内部视角来观察10个数据分析的成功案例
    下一篇:2018 年区块链技术安全服务行业报告